陈尚君:《花舞大唐气象新》后记
发布时间: 2019-10-10

去年是复旦大学中文学科建立一百周年,系主政者觉得总结百年来的学科成就是最好的纪念,因此有系列中文学科丛书编纂的构想。本书是其中唐代文学研究专卷。书名来自初唐诗人卢照邻的诗“人歌小岁酒,花舞大唐春”(《元日述怀》),所写为唐代庆新年的情景。后句尤其能体现有唐一代弘大、开放、欢悦的景象。二十多年前由袁行霈先生特别揭出,北京大学赛克勒博物馆做西安何家村出土唐代金银器特展,特展文物图录即以此句作为书名。本书所录为今人的研究,稍改卢诗兼缀今意,虽有些唐突,似乎还不算太离谱吧!


本书共收入十九位作者的三十六篇论文。所有作者都曾在本系正式任教。作者中年纪最长者为1893年生者,最年轻的夏婧博士出生于1985年,足以代表本系一百年来的几代学人。朱东润先生《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述论》和刘大杰先生《浪漫派的代表诗人李白》两篇写作于上世纪40年代,其他都是最近六七十年来的作品。虽然风云变幻,风气错互,但我们始终坚持复旦校训“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”的治学精神,坚持独立而有个性的学术精神。所有论文都保持发表时的面貌,没有作任何删改。


唐王朝立国289年,是中华民族值得骄傲的伟大时代,也是中国文学值得永远仰望自豪的黄金时代。对唐代文学的研究,前人已经做过太多工作,20世纪更有无数杰出学者献身于此,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,我们的研究虽然只能说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,但我们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责任,始终没有忘记保持自己的面目。当这些文稿放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仍为多位杰出前辈的工作感到敬畏,为同辈与更年轻一些学者的工作感到光荣。


客观地说,收入本书各位作者都有各自的学术领域,就唐代文学研究来说,大约仍是旁骛者多,专诣者少。这一状况形成的原因,应该所有读者都能理解,即中文系学科领域宽广,所有教师都要承担繁重而具体的教学任务,很少是专职研究者。尽管如此,我们仍长期坚持学术研究必须是独立而有创造性的个案研究,既经发表,对任何人的学术标准都应相同。


请允许我以年辈为序,以旁骛与专诣为分野,对本书各作者略作介绍。


年辈最高的作者,本书收了郭绍虞先生(18931984)、朱东润先生(18961988)、刘大杰先生(19041977)三位前辈的四篇论文。三位皆是中国文学史、中国文学批评史学科的奠基学者,他们的治学既有传统诗文学的积淀,更具西学东渐后的新学熏陶,是难得的学术通人。郭绍虞先生专治文学批评史,《论吴体》一篇写于他的晚年,对唐人所云吴体之诗,从溯源、辨体、定格、审音诸端来加以揭示,结论至今不移。朱东润先生治学涉及面广,中年后专治传记文学。《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述论》写于40年代初的乐山,是他学术转型期的代表作,希望在中国历代传记中找到具有世界意义的作品,慧立、彦悰的《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》是他所特别推崇的。《杜甫的八哀诗》写于1962年,也具此一立场。刘大杰先生是20世纪上半叶最有才气的中国文学史家,《浪漫派的代表诗人李白》是他所著《中国文学发展史》中的一节,将他眼中天才纵肆的诗人,用他中年壮盛时期的主观感受逞臆写出,大约是他平生最好的文字之一。


王运熙先生(19262014)是本系1947年毕业留校工作,1949年在《国文月刊》连续发表三篇论文,展示学术之成熟。他的学术研究经历三个阶段,即最初研究汉魏六朝乐府民歌,三十以后研究李白与唐代文学,五十后专治文学批评史,各阶段都有登峰造极的成就。本书收录他的五篇论文,除《唐人的诗体分类》是晚年所写,其他四篇皆写于1960年前后。王先生将自己的学术定位为释古派,即努力解释古代文学中的各种特殊现象和作品,特别关注历代有争议的文学现象,《唐人的诗体分类》从唐人全部诗歌的阅读积累中揭示唐人自己的诗歌分体,看似平和,其实非大气力不办。他三十岁时曾发表《试论唐传奇与古文运动的关系》一文,正面与陈寅恪先生商榷,轰动一时,至今看来,他的结论似更可信一些。


顾易生先生(19242013)较王先生年长,但毕业要晚了许多。章培恒先生(19342011)较顾先生年轻十岁,但任教也要早许多年。两位先生治学面都很广,涉唐论文不多,本书所收两篇都很独特,读者当不难体会。


1960年前后毕业任教的教师,本书选收了王水照先生、陈允吉先生、蒋凡先生的八篇论文。王水照先生《唐诗发展的几个问题》发表于1981年初,是他为社科院文学所编《唐诗选》所作前言,因提出唐诗发展繁荣的内外原因,提出唐诗发展的八个阶段,在学术界引起广泛讨论。在此要补充此文写作的隐情。1977年,王先生因家庭原因要求调到复旦工作,文学所提出调动可以,但你要将前言写好方能走。因此,此篇与本系大有因缘。他后来专治宋代而有重大成就,没有继续唐代的工作。陈、蒋两位先生是复旦1962年毕业的同班同学,致力方向稍有不同。蒋先生在毕业许多年后,因担任郭绍虞先生学术助手而回母校工作,研究重心也转入文学批评史研究。他在唐代文学方面也多有建树,特点是把文学作品、文学批评和历史事实结合起来研究。本书收他两篇论文,读者可以细心加以体会。陈允吉先生才分好,古典诗文与掌故、曲艺皆有精深造诣。中年后专治唐诗与佛教之关系,细读内典,详绎诗文,绝不满足于现象的敷述,务求深入穷求,独到发明。本书与本套丛书的佛教与文学卷,共收了他的十篇文章,如谈王维诗歌中的南宗禅学体悟,韩愈《南山诗》受密宗曼荼罗话之影响,白居易《长恨歌》与《欢喜国王缘》之内在联系,李贺诗中所见之诸多欲望,李贺《秦王饮酒》“狞”字入诗所见风气剧变,均发前人所未言。陈先生推崇清人考据、义理、辞章兼备的学术追求,他的学术论文多曾写过五六稿以上,可作美文来读。


其次一代,是恢复高考、恢复研究生培养后走上学术道路的,本书收了杨明教授、胡中行教授与我的几篇文章。杨明教授与我研究生同学,但年长十岁,他治学极其严谨淳厚,在六朝文学与文学批评研究方面建树尤多。本书收他《张继诗中寒山寺考》一文,可以说将张继《枫桥夜泊》一诗的早期流播史与寒山寺的成立过程说透了。胡中行教授主要做学术文化的普及工作,近年他专力写旧体诗歌而名声渐起。偶诣学术,也多得新见。我则今年恰好是考入研究生,即开始专业学术研究四十年,主要精力专治唐一代,从全唐诗文考订,做到作家研究、典籍研究、文献辨伪,虽感步武前修也有一些创获,但又时时感到自己的仄与局促。近年不断寻求变化,原因在此。


比我稍年轻一些的学者,查屏球教授专治有唐,成就突出,收入本书的《元王集团与大历京城诗风》曾获《文学遗产》优秀论文奖。他善于将唐代文学放在历史、文化、学术大背景下加以考察,常有许多出人意表而发人惊省的新见。聂安福副教授专治宋词,曾笺注韦庄集,颇得好评。朱刚教授早年专治唐代文学与敦煌学,他对中唐前期以赵匡、啖助与陆淳为代表的《春秋》学派与韩柳古文关系之研究,挖掘很深。


新世纪前后走上学术道路的几位年轻学者,张金耀博士治六朝文学,对中古语言与文学关系有特别关注。汪习波博士研究《文选》在隋唐之流播接受,于文本用力甚勤。唐雯博士初治晏殊《类要》,得通晓四部群书,近年专治唐代碑刻与文史,学识有迅速的提升。夏婧博士于中古基本典籍下过气力,对清编《全唐文》作了较彻底的清理。他们的学术道路还刚起步,很高兴看到他们继承前辈,追求卓越,有新的开拓与追求,也会有更多新的气象与变化。


本书选目由我确定,编务事宜则多由夏婧博士操劳,谨志感铭。


今年恰好是唐王朝建立1400周年,权以本书作纪念吧。

201831



复旦中文学科建设丛书·唐代文学卷

花舞大唐气象新陈尚君编选商务印书馆2019年2月

目录

通说

王水照:唐诗发展的几个问题

王运熙:释《河岳英灵集序》论盛唐诗歌

查屏球:元、王集团与大历京城诗风

查屏球:由皎然与高仲武对江南诗人的评论看大历贞元诗风之变

王运熙:试论唐传奇与古文运动的关系

陈尚君:八十年来的唐诗辑佚及其文学史意义

文体作法

郭绍虞:论吴体

王运熙:唐人的诗体分类

明:《文镜秘府论》所载初唐声律、病犯及诗体资料之解说

雯:从新出王宰墓志看墓志书写的虚美与隐恶

聂安福:严别正变说唐骈——《管锥编》未完成稿“《全唐文》卷”探原

作家与作品研究

张金耀:王梵志诗释证

刘大杰:浪漫派的代表诗人李白

王运熙:李白的生活理想和政治理想

章培恒:李白的婚姻生活、社会地位和氏族

查屏球:江左名士文化与李白晚年悲剧

朱东润:杜甫的《八哀诗》

陈尚君:杜甫为郎离蜀考

陈尚君:李杜齐名之形成

明:张继诗中寒山寺辨

顾易生:顾况《游仙记》与《莽墟赋》考释——“神龙吟兮凤舞,莽墟之所,超逍遥以容与”

王运熙:韩愈散文的风格特征和他的文学好尚

陈允吉:韩愈的诗与佛经偈颂

陈允吉:韩愈《南山诗》与密宗“曼荼罗画”

凡:韩愈《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考辨》——兼论唐代驿递制度

凡:韩愈与宦官——读《送汴州监军俱文珍序》札记

刚:从啖助到柳宗元的“尧舜之道”

陈允吉:李贺与《楞伽经》

陈允吉:《梦天》的游仙思想与李贺的精神世界

陈允吉:说李贺《秦王饮酒》中的“狞”——兼谈李贺的美感趣味和心理特征

胡中行:贾岛事迹三考

专书研究

汪习波:曹宪讲学江淮及其《文选》著述

朱东润:《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述论

陈尚君:《二十四诗品》伪书说再证——兼答祖保泉、张少康、王步高三教授之质疑

陈尚君:述《全唐文》成书经过

婧:《全唐文》误收唐前后文校读札记

编后记




Copyright © 2013 | 澳门新银河国际网站版权所有

地址: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 电话:021-65643670 邮编:200433

历史访客: